南邮

喵儿阵阵:

找资料的时候翻到这张,是我从小到现在的人生梦想了[抱拳]

L’il J.:

异琳就是TM

带感得要命AAAAA ༼;´༎ຶ ۝ ༎ຶ ༽


小王在老王面前为何是这么软啦---!!!

看得妈妈好焦虑好烦恼呀!

整个人都不好了...

妈妈思想要变得很危险惹

就很糟糕 _(┐「ε:)_


噢 老天 呆呆的琳琳 真真太美妙

被老王带过来 小手搭肩 接过跳绳的手 什么的


我要哭了


然后爸爸依然又是整头发又是不知调麦还是帮擦汗的

子异你做我男友吧!!!*哭 这么温油 太酥麻啦!怎么能一点也不嫌弃的徒手摸崽崽的汗呀?徒手压头发也是好美 是我家太洁癖吗?我妈都做不到这么大爱wwwwwwww(妈妈我爱妳)


懒惰 制图技能很垃圾 显得阿姨我反射弧很长

但没关系 影片及时存 CP慢慢品


影片源头真的不记得哪来的了咋办...

侵删?

Boss,幸运来袭

林森:

👇👇


在场除了柯少威之外,其他人都是对王琳凯有些好感。在这种场面仍然能够泰然处之,光这份气度修养,就足以让人高看一眼了。众人不禁怀疑,他真的只是朱星杰包养的男宠?
很快,他们便再次刷新了对王琳凯的认识。六七场赌局下来,王琳凯看似有输有赢,但筹码却在不断增加。
又过了两局,柯少威的筹码全部输光,光荣成为第一名出局者。三局后,姜轩、曹源也相继出局。
目前就剩下荣祯、陆泽和齐奕三个。其中以王琳凯的筹码最多,足有 1600w,荣祯和陆泽分别为830w和570w。
此时,没有人再小看王琳凯,他完全不像表面那么无害,之前的坦然原来并不是初生牛犊的表现,而是胜券在握啊!
新一局开始,王琳凯的公牌很漂亮,是“梅花j、q、k”,但朱星杰和周锐都知道他的底牌很差,是梅花2和方块4。别说顺子了,估计点数大小都比不过。
朱星杰和周锐本以为王琳凯会弃牌,谁他竟然面不改色地跟注了!
周锐手心冷汗直冒,脸上却不敢露出一丝异样,但看着注码一步步提升,他的心脏都快跳出喉咙了。
他紧张,与王琳凯对战的两人更紧张。
按照前几场赌局的经验,王琳凯手上 要是没有好牌,断然不会如此干脆地跟注,但也很难说他的牌就一定比自己大。
荣祯看了看自己牌,是four of a kind(四条),只要王琳凯不是同花顺,他就百分之百的赢。但如果真的是同花顺,继续跟注就只有死路一条。
计算一下筹码,如果赢的话,他的筹码将累积到1200w;输的话,恐怕剩不到250w,再想翻身就难了;如果就此弃牌,他保底700w,可能还有一战之力。
看看陆泽的牌面,最多只能凑个满堂红,赢面还没有他大。陆泽显然也考虑到这一点,所以率先弃牌了。
荣祯又看向对面的王琳凯,后者朝他微微一笑,他顿时感觉一股压力扑面而来,捏着筹码的手指都有些颤抖了。他怕 的不是输,而是怕做出错误的判断。距离胜利只有一步之遥,但这一步始终无法踏出去,这种感觉实在是让人倍受煎熬。
荣祯闭了闭眼,再睁开时,眼中露出一抹绝决,吐出两个字:“弃牌。”
如今陆泽差不多已经出局,他必须积攒力量与王琳凯最后一战,不能在这里就输了。牌面再好,他也不敢赌那百分之五十的胜率。想通这一点,荣祯当机立断地选择了弃牌。
听到荣祯说出“弃牌”两个字,周锐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。那么好的牌面居然弃牌,难道他的底牌也很差?
王琳凯的表情仍然很平静,眼中甚至还闪过一丝遗憾,叹了句:“怎么就弃牌了呢?”
周锐无语,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好吗?这样一手烂牌居然还能赢下一局,你是幸运女神的私生子吧?
朱星杰静静凝视着王琳凯,与平常的和煦不同,此时的他从容不迫,稳坐如山,整个人好像都在发光,让人无法移开视线。
王琳凯还算厚道,最终没有将自己的底牌露出来,否则荣祯和陆泽不知道会懊恼成什么样子。
又一轮过后,陆泽也出局了。最后只剩下荣祯与王琳凯两人对局,一把定输赢。

荣幸:

高举星鬼大旗!!!
我喜欢死你俩了

Midsummer wine.:

dbq
只有我现在才知道俩人情侣名吗???
(会不会是小鬼给他杰哥后加的aka 就是那种 不行咱俩一定要情侣名 的那种)

75387538

【星鬼】所爱为山海⑤

糖纸魔术师:

*第一次写真人向,如果有什么不妥请指出。


*这个梗(题目)来自华晨宇在《歌手》上唱的《山海》,本来想写一篇独立的东西,但觉得太适合星鬼了,所以拿来用,有兴趣的可以当bgm来听。


*算是现实向吧。慢热,慢热,慢热,强调三遍。我只写我眼中的他们。


*不知道会写多少,一切随缘。


*希望我全职的粉不要取关…


传送门   








五。




一个月的时间过的说快不快。




这段日子朱星杰的日子过的几乎脚不沾地,连天的拍摄采访和各式通告塞满了日程表。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块海绵,每一个空隙都被挤压到极致。




生日这一整天朱星杰其实都过的有些恍惚,拒绝了公司的生日会,转而选择去做义工的艺人可以说屈指可数,朱星杰都不太清楚自己到底为什么会做这样的决定,千百思绪在脑子里转了又转,最终提溜出来一个贡献爱的说法。




或许应该感谢一整天的紧凑,洗手作羹汤的事情实在不如舞台上肆意挥洒汗水来的简单,手忙脚乱的帮孩子们准备好午餐都已经快过了饭点,等真正结束义工又马不停蹄地赶去录音棚继续工作,放在兜里的手机就这么安静了一天。




等到了晚上,朱星杰精神亢奋的带着一身疲惫回家,他才看见微博上最靠前的一条@和微信的一连串未读消息。




“祝我的大头胡巴生日快乐!!!希望本命年的你 头越来越小  越来越帅 越来越像胡巴


@朱星杰J_zen  大头杰等我回去咱们得聚起来啊


得把兄弟们都叫上!!”




看见这消息,朱星杰一时间说不出什么感觉,只觉得心里酸酸胀胀,像是喝了一口柠檬汁,起初的酸涩过去之后就剩下了舌尖的甜味。照片上的两个人坐在父母中间笑的灿烂,平时最不喜欢的装可爱这时候看起来格外有意思。朱星杰捂着嘴,声音低低地从嗓子口溜出来,眉眼间都是化不开的笑意。




微信上的小孩一如既往地延续着自己炮仗精的风格,咋咋呼呼有的没的刷了一屏,戛然而止的话语停在最后再也没刷新,看看表就知道十有八九是起太早又闷头睡过去了,想着小孩儿抱着手机,一头半长头发乱七八糟瘫在枕头上迷迷瞪瞪的样,朱星杰刚憋回去的笑全都回来了。




给几个朋友挨个回了谢谢,又插科打诨几句,朱星杰最终回到微博上,简单的一句回复删删减减几次才按出去发送。




不说后续如何,朱星杰挑了首歌发个礼物认证关上手机利索先睡过去了。


可能是下意识的选择,7538这首歌就这么留在了微博故事里。






24岁的日子和原来没什么不同,音乐和工作无孔不入地霸占着朱星杰的生活,闲下来的时候朱星杰简直一根手指都不想去动,神经仿佛已经罢工,拒绝传递任何消息。




连着几天的红眼航班任谁也扛不住,青黑眼圈渐渐显出来,朱星杰不爱化妆,又不愿意让自己粉丝看出来疲态,只好架上墨镜遮住半张脸。等到闲时搜搜自己名字,没想到自己那黑眼圈隔着墨镜还是被发现了,朱星杰看着微博里那群嚎到不行的姑娘忍不住笑,不好回复什么只能给自己定下个早睡的规矩。




忙碌总是有忙碌的好处,时间紧了,哪儿有什么功夫去想七想八,之前的一点小心思早就被挤到不知道哪个角落里,只有当他看见九人团的相关消息时候才来得及感慨一下。




小孩儿已经不再是当时那个顶着脏辫冲他大喊What's up的小孩儿了。


不是那个面对镜头傻愣愣跳进主持人挖的坑里的小孩儿了。


他已经变得更加耀眼,耀眼到足以独当一面。




朱星杰放下手机,屏幕上还是nine percent上海公演的宣传博,照片上的小鬼已经拆了脏辫,半长的头发被统统抓到脑后,鬼使神差的,朱星杰不知道怎么就突然想到了那次橘子娱乐的采访。




“小鬼会改变发型吗?”


“失恋的时候吧。”




去他妈的保持距离吧。